自由贸易协定理论与实证研究综述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1-17

  在近二十多年,我们经历了几次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浪潮。目前,世界上有超过474个不同类型的区域贸易协定(RTA),其中大约有90%是FTA。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是两个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尽管中国不久前才开始其自由贸易协定的历史,中国已经与其它WTO成员国(或地区)签订了12个区域贸易协定。①

  为什么FTA如此普遍呢?我们在多大程度上了解FTA?我们将来会看到越来越多的FTA吗?这些问题既有意义又很重要。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它重要的问题值得研究。本文的目的就是对FTA的文献做一个综述,希望能帮助我们理解FTA研究的现状和认清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关于本文的特点和局限性,我们首先做如下说明。一般而言,有两种方法进行文献综述。一种是时间顺序法,亦即我们按照时间顺序讨论文献中有重要贡献的文章。这种方法的好处是,它可以很清楚地让我们看到文献是如何演进的,重要理论是如何提出来的,重要的实证研究是如何进行的,以及理论与实证研究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第二种是议题驱动法。这种类型的综述首先找出最重要的议题,然后讨论逐个议题下的重要文章。这种方法的一个好处是它可以让我们知道什么问题已经被分析过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同时也能明确地告诉我们文献还有哪些空白需要填补。在本文,我采取议题驱动法来评述FTA文献,主要原因是为了帮助读者了解哪些重要的议题尚未得到深入的研究。本文讨论的议题包括FTA政策、FTA的福利含义、签订FTA的原因、形成FTA的途径、参加FTA的国家类型、FTA对外部国家的影响、FTA与多边贸易谈判之间的关系,以及其它一些相关的议题。

  本综述有一个局限。跟其它所有的综述一样,本综述不可避免地不够完整。这种不完整性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本文不可能覆盖所有的文章。Panagariya(2000)评述了2000以前的FTA文献,这让我可以更多地关注近些年的文献发展。第二,本文不可能覆盖所有的FTA议题。我只讨论那些最重要的议题。第三,我不会详细地讨论任何一篇文章。第四,我仅仅评述发表在主要英文期刊上的文章,也就是说,我不会涉及发表在国内刊物上的论文。这既是出于有意,也是出于版面限制。一方面,本文意在给国内研究者提供一个国外文献的全景图。另一方面,我相信我们的读者相对地也更熟悉国内有关FTA的文献。

  区域贸易协定有多种,包括互惠贸易协定、自由贸易协定(或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还有共同市场。在本综述中,我将着重于对自由贸易协定(FTA)进行讨论。现实中,一个FTA通常不仅仅包括产品的自由贸易,还包括其它如服务贸易自由化和外国直接投资(FDI)自由化的协定。但是,由于这些议题的分析非常不同,本综述只关注产品的自由贸易。②

  二、关于FTA的重要议题

  (一)FTA政策

  一个FTA是两个或更多国家之间的协定。所以,讨论国家层面之上(或者国际层面)的政策、制度和法律,WTO是唯一一个有关FTA的国际机构。

  WTO的一个最重要原则就是最惠国(MFN)原则。显然,设立FTA会违反MFN原则。然而,WTO有一项条款(GATT条款24)准许RTA和FTA作为一个例外。但FTA需要达到某些严格的标准。具体来说,FTA应在不增加与外部世界(C)的贸易障碍的前提下,有助于成员国之间(A和B)更自由地进行贸易。条款24还规定,如果形成FTA,成员国之间必须显著地降低或者取消所有产品的关税。在全球的FTA发展中WTO一直保持消极的角色。对此,有些研究者已经向WTO提出建议,要求WTO扮演更积极的角色(Baldwin and Thornton,2008)。

  (二)FTA和福利

  文献中有很多关于FTA的福利研究。在这一节中,根据这些福利研究的不同,我将它们分为三类。

  第一,单一FTA和外生的外部关税。

  在更一般化的模型中,FTA形成后价格会改变,而且国内生产和进口并存。在这种情况下,FTA形成后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同时存在。这时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福利会上升还是会下降,也就是说,是贸易创造更大还是贸易转移更大。这基本上是一个实证问题。大多数的实证研究发现,贸易创造比贸易转移大,所以,一般而言FTA导致福利上升。③

  尽管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这个半世纪前就提出来的概念看起来很简单,它仍是这一领域里最重要和最强大的一个概念,至今仍在关于FTA的政策辩论中起到中心的作用。尽管我们是在一个极其简单的模型中引进和描述这一概念,但它在那些更一般化和更复杂的模型中(比如包含规模经济、产品差异化和不完全竞争)也成立。

  第二,单一FTA和内生的外部关税。

  假设A和B都很大,在他们形成FTA之后,贸易转移将减少他们对C的产品需求。FTA增强了A、B两国的垄断力,因此,它们都偏向提高对C的关税,从而压低C的出口价格。这将给FTA国家带来贸易条件收益。从这一结果得到的一个显著推论就是,贸易转移可能有利于FTA成员国,但外部国家却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Mundell(1964)最早观察到这种情况。

  即使贸易创造比贸易转移大,以至于FTA增加全球福利,也存在福利如何在所有国家间重新分配的问题。从前面的讨论中,我们知道,贸易转移将确定无疑地降低C的福利。因此,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如果外部关税可以变化而且合适地重新设定,FTA能否导致所有国家都受益呢?对此问题,Kemp & Wan(1976)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们证明了如下的定理:当一个关税同盟成立时,可以重新设定外部关税从而使得无论是作为关税同盟国还是其余的国家都不会受损于关税同盟的建立,而且关税同盟还可能使同盟国真正受益。尽管证明需要一些数学技巧,但这个定理背后的逻辑却很简单。由于贸易转移,C会受损于A和B之间的FTA。但如果A和B在形成FTA之后降低它们对C的关税,贸易转移就可以降低。当关税降幅足够大时,C对A和B的出口可以恢复到FTA之前的水平,从而使得C与从前一样。来源于A和B之间的贸易创造则会给FTA成员国带来净收益。

  Viner的重要贡献在于他观察到FTA带来的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而Kemp和Wan的重要贡献则是他们证明了FTA可以不让任何国家(无论是成员国还是外部者)受损。

  第三,多个外生给定的FTA。

  正如引言所述,FTA层出不穷,也即是说,世界上有很多FTA。尽管前述研究能帮助我们理解单个FTA对成员国和外部国家可能带来的福利影响,但它没有告诉我们当存在多个FTA时的福利结果怎样。为探讨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将三国模型扩展到更多国家的情形。如果我们有四个国家,那么我们不仅可以研究A与B之间形成FTA如何影响C,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研究A与B的FTA如何受到C与D之间形成FTA的影响。Krugman(1992,1993)研究当有N个相同的国家和K个对称的FTA时(即每个FTA有N/K个国家)的全球福利。

  Krugman(1992)假设每个国家生产一种产品,所有N种产品都是差异化产品。每个国家的效用函数是:

  以此为基础,Krugman通过数值计算得出一些结论。尽管分析解很难得到,不过数值解也很有帮助。因为只有一个参数σ需要赋值,所以数值解是可行的,而且数值解已经足够刻画一些重要的结论。Krugman得到如下的结论:第一,福利在全球自由贸易时(K=1)达到最大化。因为此时没有贸易转移,这个结论并不意外而且具有一般性。第二,替代弹性越低(σ越小),缺乏自由贸易的成本就越大(福利下降得越快)。这也容易理解,因为替代弹性越低,进口下降会越大(因为国内产品很难替代外国产品)。第三,福利与FTA个数之间是U型关系,最差的情形对应于FTA的数目较小的情形。当FTA区域个数很小时,每个区域都很大。在此情况下,在设定外部关税时的垄断力就很大,从而导致外部关税很高。结果,自由贸易区带来的福利就不大。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福利曲线是U型。最后,在各种可能的替代弹性下,最坏的区域个数都是一样的:三个FTA区域会使全球福利最低。

  因此,如果有人问,部分的自由贸易(即部分国家之间有自由贸易)是否一定比完全没有自由贸易更优时,Krugman分析的结果是:否。在另一篇相关的论文中,Krugman(1993)将运输成本引进模型,而且假设所有的国家分别位于三个洲,洲内的国家之间运输成本很低,但洲与洲之间的运输成本很高。他发现,很自然而且也是最优的结果是形成三个自由贸易区:每个洲内的国家形成自由贸易区。

  Krugman的分析强调在设定外部关税时垄断力的重要性,而且运输成本也是形成FTA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三)为什么要形成FTA

  我们现在来看看国家之间为什么形成FTA。我们将这一研究的分析方法分成两类,一类是福利分析法,一类是非福利分析法。

  第一,福利分析法。

  我们现在回到三个国家的模型。根据福利分析法,A和B之所以形成FTA,是因为它们的福利都在形成FTA之后提高了。因此,我们对福利的分析就可看成是一个例子。例如,在Viner(1950)模型中,如果A和B形成FTA的贸易创造所带来的福利收益大于贸易转移所带来的损失,那么A和B就会形成FTA,否则就不会形成FTA。

  形成FTA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仅成员国能得到福利,外部国家也不受损。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全球福利的视角来看形成FTA的原因。如果Kemp-Wan(1976)定理的条件成立,那么优化的外部关税能增加A和B的福利,同时不降低C的福利。这个定理表明,在外部关税恰当设定时,不仅任何类型的FTA都应该鼓励,而且外部国家也不会反对。相反,如果我们是在Krugman(1992)的情形,那么,当很多国家分别组成少数的FTA时,FTA就不应该形成或者说不应该允许成立。

  第二,非福利分析法。

  政策制定者选择FTA不一定是为了提高本国的福利,现实中还有其它的原因。在本小节,我们评述几种解释国家间形成FTA的非福利分析法。

  (1)贸易条件分析法

  为了通过排除贸易转移来简化分析,与绝大部分其它含有至少三个国家的模型不同,Bagwell & Staiger(1997a,1997b,2004)提出了一个只有两个国家的模型。在两个国家形成FTA之前,他们以非合作的方式设定最优关税。由于两个国家都很大,这种关税具有以邻为壑的特性,因为它对其它国家造成的伤害大过带给本国的收益。然而,这两国的FTA可以通过消除这种关税把这种外部性内部化,从而使两者都受益。尽管这种FTA也会提高福利,但很明显其首要的目的在于把关税的外部性内部化。

  尽管FTA给两个成员国都带来利益,关税影响贸易条件这一结果不可避免地引出一个重要的问题:一旦一个国家承诺设定零关税(在FTA下),另一个国家便有动力背离FTA以获取贸易条件带来的收益。那么,如何才能保证FTA是可持续的呢?Bagwell和Staiger用一个动态模型来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有一个机制,使得如果一个国家背离FTA,另一个国家能够长时间地增加其关税以惩罚前一个国家,那么,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动力背离FTA了。这样的FTA称为自我执行式的FTA。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选择,论文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