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诞艺术美学的感性学特点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9-07-20

  20世纪中叶以来,随着全球化的全面展开和后现代文化的骎骎日进,怪诞逐渐凸显为美学文艺学研究的核心范畴,受到了持续的关注和阐发。在文艺作品中,“怪诞人物形象不仅显着地出现在浪漫主义、象征主义、印象主义、原始主义、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词汇中,也在立体主义和某些抽象派那儿占据着重要的角色”,在美学和艺术研究领域,人们往往把包括波德莱尔、罗斯金、尼采、弗洛伊德、巴塔耶、巴赫金、克里斯蒂瓦等有着深远影响的着名思想家纳入怪诞研究的传统。

  ①怪诞理论研究者斯泰格指出,无论怪诞曾在艺术与文学的讨论中充当多么卑微的角色,如今,它已经大致上获得了自己尊贵的地位。

  ②即便如此,包括文学、绘画、雕塑、电影和摄影等在内的当代艺术领域所呈现的怪诞特性,依然无法通过怪诞术语的词源学考证而揭示出来。

  ③而且,怪诞也不能被锁定在对特定意义、形式、历史阶段或具体政治功能的描绘上。甚至有学者认为,“任何通过定义方式来锚定怪诞含义的尝试都注定要失败”。

  ④这源于怪诞术语所描述的对象的广泛性和怪诞定义的开放性。探讨怪诞的审美特性,不仅对理解怪诞艺术的本质具有重要意义,而且为新媒体、新生物技术和全球化语境中文学与其他艺术、文学与科技、文学与历史、文学与种族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开拓出了创造性阐释的空间。

  我们用“怪诞的感性学特征”置换“怪诞的审美特性”,意在回归“aesthetics”的原初内涵,即“研究感性知识的学科”。

  ⑤因为,无论将怪诞视为“滑稽的和令人厌恶的扭曲”、“不一致、荒诞”,还是“人类与动物互相交织形成的装饰图案”、“扭曲到滑稽的人物或设计”,⑥其丰富内涵都是传统“美学”(关于“美的艺术”的研究)所无法涵盖的。

  同时,强调怪诞的感性学特征,也意在将对怪诞的审美思考“沉降”到怪诞自身“身体-物质”的低级但更根本的层面上。具体说来,本文旨在从三个层面探讨怪诞的感性学特征:首先,简要梳理西方怪诞研究对它的经典定义,指出这些定义的共性在于从“审美效果”或“审美感受”角度展开论证,认为怪诞是“可怕的”与“可笑的”相混杂,这涉及的是怪诞的主观感受层面,可概括为“可笑可怕性”;其次,针对西方界定怪诞的上述倾向提出怪诞的可感性(sensibility)问题,我们称之为“经验可感性”,具体分析影响主体对怪诞艺术感知的基本要素;最后,指出怪诞的核心特征在于其“异质杂合性”或混杂性(hybridity),怪诞艺术在媒介、元素、主题、形式和身份等五个层面上具有混杂性特征,而这五种“混杂性”的进一步“混杂”,开启了一个新颖的审美领域。“作为一种复杂而带综合性质的艺术手法和审美途径,怪诞可以说是连接诸种感性学范畴———悲剧、喜剧、滑稽、丑与荒诞等———的元范畴”,⑦也是对人类本质的思考过程中暂时“无法摆脱的”范畴。⑧

  一、可笑可怕性

  许多学者认为怪诞属于“不可范畴化”的范畴,因为它所指称的那种“把所有东西都混为一体”的怪物是无法命名的,我们的思维里也找不出可以与之对应的范畴。

  ⑨然而,作为西方文艺研究中的一个术语,怪诞通常被界定为“以夸张和变形的方式展示人体形象”,?其典型特征在于“奇异的变形”(bizarredistortions),尤其是对人体特征进行夸张的、反常的刻画和描述。

  具体说来,怪诞可以指称一种特殊的绘画风格,一种包含着“某些创作观点……内容、结构以及观看者产生的影响……的美学范畴”,一种兼有“装饰功能和护符功能”的“装饰图案”,?“民间诙谐文化”的物质-身体形象体系,?美国当代文化生活的“文学与视觉”表征模式,甚至是复数的(grotesquerie)、朝向晚期资本主义的“全球性怪诞”。

  尽管这些界定各不相同,但有三点却是一致的:(1)“怪诞意味着对立项之间的混合”;(2)两个对立项分别为“可笑的”(ludicrous)与“可怕的”(fearful);(3)上述界定皆从审美效应角度展开,对于怪诞审美特性的探讨来说,这种被比厄斯利称作“情感性定义”的方法是“无法避免的”。

  就第(1)和第(2)点来说,诚如海耶斯所言,20世纪的文艺研究者通常继承了罗斯金在《威尼斯之石》中的看法:“在我看来,几乎所有的怪诞之作都由两种成分组成:一是滑稽可笑的事物,二是令人心生恐惧的事物。”

  对“可怕”与“可笑”两种因素的强调可以说贯穿在包括雨果、戈蒂埃、波德莱尔、霍夫曼、凯泽尔、巴赫金、汤姆森、斯泰格、詹尼斯、哈普汉姆、芬格斯坦、科鲁斯、古德温、马斯葛来福、罗森、西斯瑞·罗尼、爱德华兹和格兰伦特等几乎每一个涉足“怪诞”美学的学者。虽然凯泽尔因为受到浪漫主义怪诞观的影响而“过分”突出“可怕”一项的权重,但他仍然承认“笑在怪诞的滑稽和讽刺的边缘发生”。

  另外,由于巴赫金在“怪诞现实主义”、“怪诞身体形象”和“中世纪民间诙谐文化”之间建立了“等式”,所以,巴赫金式的怪诞是一种全民性、节庆性和乌托邦式的“狂欢”,但他同时又认为这种“狂欢”是“双重性的”,是“对崇高的东西的降格和贬谪。……意味着靠拢人体下身的生活,靠拢肚子和生殖器官的生活,……靠拢交媾、受胎、怀孕、分娩、消化、排泄这类行为。”

  而这些行为,在克里斯蒂瓦那里则被解读为“卑贱”这一可以归为“可怕”的身体经验和情感感受。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专业、正规提供职称论文发表和写作指导,并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选择和查阅参考,免费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